过去已过去,未来还未来

请相信上天的旨意,发生在这世界上的事情没有一样是出于偶然,终有一天这一切都会有一个解释。

20151103

       昨天接到保险公司电话,伤者又去吵闹,非要约我去交警大队调解。同事说你干嘛去呢,去了就是找骂,想了想,还是去了。我只是不想逃避,或者让伤者觉得我在躲着,何况她手上的医药费报销需要我签字,我还不至于不配合她的理赔,我只是不愿意超出保险范围给她额外赔偿了。毕竟许多不报销的部分自己也认了,加上她一直以来的恶劣态度,就算是争口气,我也不会再妥协。

       结果是今早去了交警大队,调解员调解不了,交警也不处理,我让她去法院起诉我,她回我,我干嘛去起诉,我要走极端途径,从现在起你去哪我就跟到哪,你去单位我就跟你去单位…真是无赖啊…于是我报了警,110来了简单备了案,跟我说你就正常生活,她在大马路上跟着你警察也没办法,她要是跟你去公司影响你正常生活了你再报警,然后就让我们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无奈,真是我走到哪她跟到哪,于是打电话回公司说了下情况,人事说你去逛逛街吧,中午到新街口地铁站,人多,总有办法甩掉的,千万不能回公司或者家,这种人会天天来闹的。想想也是,后来坐上57路公交车,她可能担心我跑,有座位都不坐守在门口。当时也不知去哪是好,总不能真陪她在外面晃荡一天吧,于是发微信给LJ求救。现在想来有这么个朋友真好,每次在我需要的时候都会出现,于是约了在水西门公交站下车,他开车过来带我走。之后就是在公交站等LJ,伤者大概以为我是等车换乘,还把公交站牌拍了照,是想记路线吧…其实这一站我也差不多第一次来。等了十来分钟,看到LJ的车,连忙跑过去开门上车,动作一气呵成。其实我当时站的位置不太好,跑过去时要路过伤者,也就是说她比我离车更近,但大概是她一时没反应过来,我已经坐在车里了,她在外边想开车门,LJ一脚油门就开走了。应该没办法追到吧,她又不可能立马打到车,所以LJ就直接把我送回了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去之前也料到了今天的结果,调解肯定是不会成功的,但没想到她会这么无赖…谩骂声我都忍了,有时候忍不住也大声回了她几句。说实话,我一直都承认这件事我有错,毕竟她因为我受伤住院,因为我财产上精神上都有损失,从道德上来说,我应当有所赔偿。但是事故发生后,妈妈隔三差五买水果去医院看她,我们垫付了全部汽车维修费、医疗费,还请护工帮忙照顾她,等她出院又给了三千块让她请钟点工烧饭打扫…我真的觉得我们够有诚意了,毕竟事故谁也不想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第一次去交警大队调解,我记得很清楚,是今年立春那天。我很期待,也准备好了保险公司赔偿之外再多赔她两万块钱的打算,我以为事情会圆满解决,然后我糟糕的本命年就这样过去了。但并没有。他们开始狮子大开口,胡搅蛮缠,弄得没经历过这些的爸妈都懵了,咬咬牙说那赔四万吧,结果她仍然不同意。后来不欢而散,回公司后我才缓过神,咨询了公司的法律顾问,他说并不需要额外赔偿什么。那时心里稍微有了点底,领导也说,你一个月工资多少,干嘛要赔她那么多,你的钱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想想也是,回家跟父母商量了下,说她明天肯定会打电话来说同意的,但是从此这件事我一个人面对,你们不用理她。也的确从那天开始,我一个人奔波想办法,似乎长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果然接到了她的电话,假模假样说自己让步了,同意赔四万了,我回她,四万是父母答应的不是我,要么赔两万,要么请去起诉我。她十分恼火跟我说,那我就拖死你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一晃几个月过去,她真没联系我,因为她知道我们垫付了十多万不调解保险公司不理赔,我们比她急。事实上当时我们的确很急,担心一直拖着对自己不利。于是我通过网络、电话或者直接去律师事务所求助,得到的答案是去保险公司要求先把这十多万理赔掉,后面等她起诉就好了,如果保险公司不肯理赔,那可以来找他们起诉保险公司。于是我又去保险公司,说明情况,也许是他们看案子也确实拖了很久,我提交完材料后就把钱报给我了,同时也告知了伤者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几个月都不联系的人,第二天就发短信来说想要调解,当时我很生气,而且理赔款还没入账,于是和颜悦色回她最近工作忙,下个月联系她。没过几天,赔款入账了,悬着的心落了地,心想至少不必被她威胁了,于是联系她说愿意调解。她老公发了长长的肉麻的短信说什么都是为我好,说会劝他老婆,但当看到我回复的是没有额外赔偿后,立马换了嘴脸,说他们不缺钱也不为钱,现在在忙儿子婚事,让我再想想。等再联系到我,便是最近几天两次去保险公司闹腾,然后我接到保险公司的电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有时候我也会想,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很坏,很不善良,我也不是赔不起,也不是觉得一丁点都不该赔。可是一听到她那样说我,说我的父母,我就不愿意。我好像是想通过这件事来成长,想看看自己究竟能不能独立面对生活中的一点小坎坷。法律上来说,我所做的一切没有任何问题,反而是她开始过激,道德上来说,最初的内疚也早就被她和她老公的言行举止消耗殆尽,这些钱,捐了也比给他们好啊。

       我不知道这样究竟对不对,但我仍想坚持,哪怕就是任性的争口气。之后除非法院传票,我也不想再理会他们了,愿事情最终可以平息。

评论(2)